小鱼儿

车可以在微博上看(希希下下)或者冲呀(小鱼儿)

囚禁(哈伏)

        内含h情节(伏视角,强制),黑哈预警he   ,故事背景差不多就是哈利暗恋老伏,但老伏对此一无所知而且骗了哈利把他拉到自己阵营,后来哈利意识到老伏的本质便与他决裂然后囚禁了老伏

我承认我就是个起名废呜呜呜



        他从仆人那里得知了那人已经死亡的消息,死因是多次钻心咒而导致的精神错乱——那个男人割开了自己的脖子。 

 

  他去见了那个人的尸体。 

 

  他做了一件从未做过的事。 

 

  他俯下身,吻上了昔日死敌的唇,那里冰凉僵硬,两张苍白的脸贴在一起,分不出谁是真的尸体。 

 

  他吸吮着那人的下唇,那股吸引力让他难以自拔,像是溺水的人妄图在大海深处索取到氧气。 

 

  “晚安,汤姆。” 

 

   

 

  伏地魔的时代早已结束,他的终结者是一个叫哈利·波特的巫师——或许说第三代黑魔王更容易理解些,毕竟人们大多都已经忘记了黑魔王的名字。据说黑魔王在学生时代也曾有过“救世主”这种莫名其妙的称号,但现在已经没人会把这个象征着光明的词语联系到那个黑色恶魔身上了。 

 

  如果说第二代黑魔王的目的是净化巫师血脉和追求永生的话,第三代魔王则完美避开了这个理念,哈利·波特杀了很多人,不分纯血混血,他只想毁灭,毁掉巫师界,甚至—— 

 

   

 

  哈利·波特把魔杖尖抵在自己喉咙上,无机质的声音从躯壳里传出,“阿瓦达索命。” 

 

   

 

  ——包括毁掉他自己。 

 

   

 

  关于白魔法阵营的救世主究竟是如何叛变到黑巫师那边这个问题,坊间几年前也曾经有过很多猜测,而可信度最高,又是出自霍格沃兹的一个传言是——哈利·波特在上二年级时,曾被一个叫汤姆·里德尔的学生所引诱而开始接触黑魔法,四年级时,哈利·波特便复活了伏地魔并成为了他的仆人。 

 

  伟大的白魔法师阿不思·邓布利多死在了伏地魔重生的那一年,不只是他,许多不愿屈服于伏地魔的学生还有混血巫师都在那时迎来了生命的终末。 

 

  又过了两年,哈利·波特叛变了黑魔王,并且与伏地魔的决战中取得胜利,成为了英国巫师界的新任统治者。 

 

   

 

  很吵。 

 

  死后的世界看起来似乎也安静不到哪去,很多人在哭喊着重复某个人的名字,哈利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放到了草坪上,有个人正围着他踱步,不断发出聒噪的声音向其他人宣讲着什么。哈利想现在,立刻,就把他那张该死的嘴缝上。 

 

  但他对这个语调很熟悉,轻柔,傲慢自大到惹人生厌,像是毒蛇在向猎物发出威胁的嘶嘶声。 

 

  哈利睁开眼,看到了一个瘦高的男人,他有张苍白的蛇脸。 

 

  很好,他现在非常确信自己在死后的世界了。 

 

  哈利动了动四肢,感觉全身上下都疼痛不已,他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然后对上了伏地魔惊愕不已的脸。 

 

  周围又响起此起彼伏的叫声,那些模糊不清的人影喊着什么类似“哈利·波特没有死”之类的话,他虽然有些在意,但还是把注意力全放到了几分钟前的接吻对象身上。 

 

  哈利舔了舔嘴角。 

 

  伏地魔如临大敌。 

 

  哈利扑了上去。 

 

  伏地魔甩出一发恶咒。 

 

  哈利侧身躲了了过去,抽出魔杖开始发射死咒。 

 

  众人难以置信地看到凤凰社的救世主用着不可饶恕咒,还是连发,比黑巫师还黑巫师,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干涉这场战斗,生怕自己被殃及。 

 

  哈利从声音中辨认出很多熟悉的人,有被自己杀死的,也有被伏地魔杀死的,昔日的好友在不断呼唤着他的名字催促他逃跑,扰乱了他的兴致。 

 

   

 

  哈利·波特瞥向人群,那双曾经光彩夺目的绿眸如今盘踞着黑雾,了无生机,他用看尸体的眼神凝视着他们,不发一语。 

 

   

 

  救世主战斗翻飞的身影占据了所有人大部分注意力,他们都紧张地注视着这场决斗,但奇怪的是,哈利在伏地魔面前居然没有处于弱势,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点畏缩的迹象。他的气势几乎与伏地魔不相上下,各种黑魔法被他毫不费力地用出,那简直—— 

 

  ——就像是另一个黑魔王。 

 

   

 

  重温过去与伏地魔决斗的愉悦感充斥在哈利心间,但他并没有在认真战斗,每个动作都有些凝滞。他在犹豫。 

 

  那个人尸体的触感还残留在手上,而这只手现在又在重蹈覆辙,他是想再一次杀死对方吗? 

 

  杀死他。 

 

  再杀死自己。 

 

  但是这里面有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死了的人还能再死一次吗? 

 

  ……不。 

 

  这里似乎并不是死后的世界。 

 

   

 

  哈利用一个缴械咒夺取紫衫木魔杖停下了这场战斗,伏地魔的脸色很不好,应该也是意识到了两人战力相持的问题,他们互相盯着彼此,中间隔着几米的距离。 

 

  战场上出现了几秒的静默。 

 

  伏地魔审视着哈利,哈利露出一个轻松的笑。 

 

  在只属于两个人的时间里,一个不协调的叫声突兀响起,大概是哪个大脑迟钝的学生以为是凤凰社赢了所以发出了欢呼声。 

 

  身边的人还来不及制止他,哈利便扔出了一道绿光,让那个学生永远地闭上了嘴。 

 

  恐慌在空气中蔓延,将所有人包裹在其中,看到伏地魔的脸上露出讶异和迷惑不解的神色后,哈利轻飘飘的声音响起,“怎么,汤姆,为什么一副从来没有见我杀过人的样子?当初我听从你的命令杀死邓布利多时,你不是还很高兴吗?” 

 

  这句话落地后在人群里掀起来了轩然大波,开始有人怀疑哈利·波特是不是早已加入了食死徒,刚才的战斗不过是在演戏给他们看,争论声此起彼伏,但受刚才的事件影响,还是没有人敢大声去质问那个曾被邓布利多所培养信任的男孩。 

 

  一旁的哈利听着他们的讨论,某种违和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很多事都与他的记忆不符,在人们的印象中,他似乎还是以前的那个单纯的“大难不死的男孩”。 

 

  有趣。 

 

  他似乎是回到了过去,但这又是一个与他的记忆有些微妙差距的过去,就像是另一条时间线。 

 

  伏地魔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波特?你疯了吗?” 

 

  哈利:“连这种事都忘了?你终于老年痴呆了吗?” 

 

  食死徒发出骚动,为首的贝拉特里克斯看起来想把哈利撕碎。 

 

  哈利越玩越开心,眼睛里罕见地闪着亮光:“那你是不是把我们的婚约也忘了,当初我当初单膝跪地向你求婚——” 

 

  不少人发出尖叫,贝拉一时没缓过劲晕了过去,连伏地魔都被这一番话惊得头皮发麻倒退了几步,哈利好笑地看着他,“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可能会懂爱呢?无所不能的黑魔王当然不屑于感情这种东西……”他停顿了一下,“不过你现在投降的话,也许我还可以留你一条命?” 

 

  这句话哈利是诚心发问的,但在旁人耳里怎么听都像是挑衅,伏地魔理所当然地被激怒了,空气中的魔力剧烈波动起来,但哈利抢在他之前动了手,冬青木魔杖尖端射出死咒。 

 

  魔咒的光劈开了四周灰蒙蒙的景象,箭矢般射向伏地魔的身体,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什么事物也看不到了,视野里只剩下了他的魔杖和他的敌人。哈利的心脏突然一阵紧缩。 

 

   

 

  “你不会杀我。” 

 

  伏地魔的脸突然近在咫尺,哈利的魔杖刚好戳在他的喉咙上,苍白的蛇脸在绿光的映衬下,奇异而魅惑。他的眼眸也逐渐也被染成绿色,里面倒映着哈利。 

 

  “因为你爱我,哈利,你在意我,舍不得我死——不然你也不会做这个梦。” 

 

  “哈利·波特,你已经不是救世主了。” 

 

   

 

  他睁开眼睛,从桌面错杂繁多的文件上抬起头,哈利感到头痛欲裂,后背也因为长时间的睡眠姿势不当而发痛,但他顾及不上这些,匆匆离开书房去了地窖里的囚牢,被锁链束缚在墙上的伏地魔垂着头,像是已经没了声息。 

 

  哈利抚上那人冰冷消瘦的的脸颊,感受到了一丝鼻息。 

 

  如果只看外表,现在的伏地魔似乎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面对死亡脆弱易碎,但事实却与之相反,伏地魔创造了六个魂器,只要魂器不灭他就是永生的。一年前哈利靠着灵魂间的关联找齐了全部的魂器——算上他自己,如今魂器都被很好地安置在波特庄园里,他从未动过毁掉它们的念头。 

 

  哈利用召唤咒拿来了储藏间的药剂,然后抬起伏地魔的下巴给他灌了下去,药液磕磕绊绊地从口腔流进食道,而身体的主人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他把人运到自己的房间,平常庄园里没有仆人,他们只会在有要事时才会拜访黑魔王,庄园内的诸多事务管理都由家养小精灵负责,它们都很听话,从来不打扰哈利做事。 

 

  整个庄园里空旷安静得可怕,外面连续好几天都是阴雨连绵,所以明明是下午走廊却因过于昏暗点上了灯,走在烛火飘荡里的哈利常常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还是梦境,他望向窗外,天地晦暗不明,雾霭飘渺。 

 

  自从伏地魔复活后,他就感觉时间的流动速度似乎越来越慢,朋友们一个个的死去,自己熟知的一切都在消失……除了伏地魔,他自始至终都是个毫无人性的混蛋。 

 

  哈利注视眼前的躯体时有些恍惚,他还没有从刚才的梦境里清醒过来,那个梦究竟是出自他内心的渴望,还是源于他们之间的灵魂连接? 

 

  伏地魔的袍子破烂不堪,上面是灰尘和干涸的血迹,哈利想起囚禁初期他曾把前黑魔王当做练习黑魔法的实验对象,伏地魔从来没有屈服过,他的眼里只有滔天的恨意,而哈利则凭借着对方的仇恨逼迫自己放出一个个恶咒。 

 

  伏地魔欺骗了他,他把他从满载欢声笑语的霍格沃兹里诱骗出来,然后推进背叛与黑暗的深渊。 

 

    即便对着眼前的人抱着浓重的厌恶,哈利的视线也没有从伏地魔的身上移动过半分——可能这点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 

 

  房间里流淌着平和宁静的气息,伏地魔躺在帷幔间,哈利坐在他的身边,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四指微微向下勾着手心。 

 

  什么都不去想,假装什么都不存在。这里只有他们。 

 

  哈利·波特与汤姆·里德尔。 

 

   

 

  伏地魔苏醒过来的时候是深夜凌晨三点,他最后的记忆是那个寒冷潮湿的牢房,但现在从身体各处传来的触感表明他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因为身边还坐着一个人,那个人在抓着他的右手。 

 

  哈利·波特。 

 

  愤怒与憎恨没有立刻涌现,可能是因为虚弱再加上刚刚才清醒的缘故,伏地魔没什么力气去调动那些耗费精力的情绪。他任凭自己的手被抓着,没有反抗。 

 

  旁边的人动了一下身体,又迅速把自己的手抽离,伏地魔睁开眼,刚好与哈利目光相对。 

 

  他们注视着彼此。 

 

  微光中的两人面容柔和,眼里映着烛火,他们没有说话,任由这极为罕见的安宁充斥房间。 

 

  魔杖就抓在他隐没在黑暗的左手里,哈利一边习惯性地等伏地魔向他吼叫发火,一边打量着他的脸,发现他精神更颓靡了,与从前相比少了些攻击性,那双眼睛也不再发出摄人的冷光。 

 

  “为什么把我放出来,波特?” 

 

  哈利找回从前和伏地魔相处的感觉,冷脸回答:“因为你快死了。” 

 

  伏地魔的眼中掺杂了些轻蔑,“你我都知道这不可能,波特。” 

 

  囚禁的这两年来他们几乎每次说话最后都会爆发争吵,那些来来往往没用的废话多到哈利早已厌烦,倦怠感包裹住了他,两人相隔的间隙无时无刻都在刺痛着他的内心,他移开视线离开床边,遮住眼中的悲哀。 

 

  或许他们就该像梦里那样一同死去,抛去一切,舍去所有的情感,任由灵魂消散肉体腐朽。 

 

  之后谁都没有再开口,哈利打算去随便找个能住人的房间应付一晚,或者直接去睡书房的沙发,但当他刚摸上门的把手时,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伏地魔的声音,和刚才毫无感情的语气不同,这次里面带上了些疑惑和……迟疑。 

 

  “那个梦是怎么回事?” 

 

  一瞬间,哈利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灵魂连接! 

 

  反应过来后他非常想抽出魔杖施个一忘皆空当这事没发生过,但手却像脱离了控制般僵在原处不动,大脑停止转动变得晕乎乎的,身体自动转了过去,他仿佛身在梦境。 

 

  哈利直视着伏地魔,冷汗浸湿手心。 

 

  “你看到了?” 

 

  等待他的,只有长久的寂静——也许时间并不长。伏地魔已经坐起来融入了床幔的阴影中,那双红色的眼睛审视着他,无情且冷酷,“是真的吗,波特?你对我……抱有那样怪异的情感?” 

 

  “在我杀死你的父母和朋友后,你还能对我产生除了憎恨以外的感情……简直前所未闻,看来邓布利多死前终于成功用他那套理论污染了你的大脑,让里面变得连下水道都不如——还是说你终于被黑魔法搞得失去了理智?” 

 

  “啊,可怜的哈利……我觉得你非常有必要去麻瓜的医院里检查一下大脑,或许麻瓜能在里面发现一个囊肿然后割掉,这样他们就能帮你恢复正常了。” 

 

  “……” 

 

  哈利感到出离愤怒,他已经很久没有被这种感觉包围了,那是将要被夺去珍视之物的愤恨与绝望。他举起魔杖,钻心咒的咒语就抵在舌尖,他需要让伏地魔停下来,哪怕是杀死他。 

 

  他一步步靠近伏地魔,杖尖没有片刻偏离床上的人,即便那个人力量受控无法使用魔法,对他毫无威胁,“给我闭嘴。”哈利恶狠狠地命令道。 

 

  伏地魔的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笑,看起来毫不畏惧,这个疯子唯一恐惧的只有死亡,无论多么让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都无法动摇他,哈利的心中突然涌现出极强的施虐欲,他想起仆人曾经送过他的某种魔药,于是便伸手把它召来。 

 

  那是一瓶淡红色的药剂,瓶身由某种透明的材料制成上面缠绕着繁复精美的花纹,哈利取下瓶塞,一股几乎微不可查的香味飘了出来,但并不是一般魔药特有的清香,反倒更接近女士的香水味。 

 

  伏地魔显然知道那是什么,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哈利,但没等到他来得及应对,从床下抽出的铁链便锁住了他的手脚。 

 

  “这是能在短时间激发人x欲的魔药,我一直不知道该把它用在什么地方,不过刚巧现在有个机会……”哈利把瓶口抵在已经动弹不得的伏地魔嘴边,脸上露出残酷的笑,“亲爱的汤姆,你想不想试一试?” 


完整版见微博,搜希希下下


评论(9)

热度(238)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