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

车可以在微博上看(希希下下)或者冲呀(小鱼儿)

恋爱魔法(哈伏/哈汤)

       哈利六年级设定,小天狼星,邓布利多等人存活,文中有为剧情逻辑而存在的私设,文风前期会有些偏沙雕,角色ooc预警,be预警




        清晨六点哈利从梦中惊醒,然后跳下床去推旁边的罗恩。

  

  罗恩睡得迷迷糊糊,被叫醒后还以为是要迟到了,懵逼地环视了一圈还在睡觉的其他舍友后,他被迫开始听哈利叨叨刚做的噩梦。

  

  哈利:“我梦见一个奇怪的人给了我一块巧克力,他说这是可以让人恋爱的魔法巧克力。”

  

  罗恩:“……我记得情人节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

  

  哈利:“如果两个人分食这种魔法巧克力的话就会彼此相爱,而当时刚巧现场还有另一个人在。”

  

  罗恩:“谁?”

  

  哈利:“汤姆·里德尔。”

  

  罗恩:“??”

  

  罗恩:“所以你没吃?”

  

  哈利:“其实在他开始讲解前我就已经吃完了。”

  

  罗恩:“但里德尔总不可能会吃的对吧?”

  

  哈利:“他一开始没吃,可后来那个人压制住了他还把巧克力塞进了他嘴里,结果他被噎到了。”

  

  罗恩:“……梅林的胡子。”

  

  哈利:“但我怀疑这不是梦,刚才我说出汤姆的名字时,我发现自己心跳加速了。”

  

  罗恩:“你只是被吓的,放轻松点这是正常反应。”

  

  哈利娇羞中带着兴奋:“不,罗恩,我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爱上他了。”

  

  

  准点到礼堂来吃午餐的斯拉格霍恩敏锐地察觉到了某种异常。

  

  他往斯莱特林的长桌瞟了一眼,看到万绿丛中一点红,而且以此为中心一圈的座位都没人敢靠近。

  

  格兰芬多的哈利·波特正亲亲密密挨着里德尔吃饭,波特张开嘴,里德尔用叉子喂了口蛋糕。

  

  看清楚状况后斯拉格霍恩打了个寒噤,迅速把目光移开,生怕被人——尤其是当事人发现,他溜上自己的座位,向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邓布利多小声问:“阿不思,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很显然,我们见证了一对分别来自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恋人的诞生,我在霍格沃兹任职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新奇的事。”

  

  麦格教授探过身,“应该让波特回自己学院的桌上吃饭,这不太合规矩。”

  

  “不用,米勒娃,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们顺其自然就好,年轻人就该对恋爱充满热情。”邓布利多看起来心情特别好,与旁边显得忧心忡忡的斯拉格霍恩形成鲜明对比。

  

  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斯内普的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过自己的餐盘,远离世间纷扰。

  

  

  下面的斯莱特林学生茫然地看向对面格兰芬多,格兰芬多回赠了同样懵逼的眼神。

  

  罗恩和赫敏齐齐捂脸,不忍直视。

  

  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怎么和斯莱特林的级长搞在一起了?发生了什么事?

  

  剩下的两个学院悠然自得地一边吃瓜一边干饭,反而增进了中午的食欲。

  

  

  汤姆把头依偎在哈利的肩上,哈利侧过脸亲了亲他的嘴角。周围的人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光速离席,最后剩下的一撮人坚信里德尔一定是被卑鄙的波特下了迷情剂,并紧鼓密锣地商讨着哪里可以最高效率地弄到解药。

  

  当然最后不出意料地失败了。

  

  

  赫敏对好友这段莫名其妙的恋情十分不满,她质问哈利:“难道你甘愿被别人操控你的情感?哈利,这可是你的初恋,你应该靠自己内心的选择来决定恋爱对象,而不是什么魔法,万一梦里那个奇怪的巧克力魔法失效了怎么办?”

  

  哈利支支吾吾:“嗯……关于这个问题我还没……”

  

  “那里德尔呢,他看着可不像愿意被控制的人。”

  

  “他说想顺其自然,等魔法消失后再结束这段关系也不迟。”

  

  赫敏眉头紧皱,立刻露出不满的神色,正当她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罗恩扯了扯她的袖子。

  

  汤姆·里德尔步伐轻快地向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胸前的级长徽章闪闪发光,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哈利的身上,温柔而专注。

  

  ”我刚上完课,哈利,要不要和我去湖边散散步?”

  

  哈利立马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绽放出痴迷的傻笑,牵起男友的手就往外走,直接忽视了两个好友的存在。

  

  赫敏咬牙切齿地目送摆烂二人组远去。

  

  

  黑魔法防御课上两人突然发现他们的魔杖居然是孪生魔杖,于是他们兴奋地一起用了次粉碎咒。

  

  然后教室被炸没了。

  

  斯内普被气得差点当场去世。

  

  两人双双当场被关禁闭。

  

  

  深得詹姆·波特真传的哈利每晚靠着隐形衣和活点地图出门夜游,避开巡夜的费尔奇,混进斯莱特林的地窖,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来到男朋友的床上。

  

  顺带一提汤姆的宿舍只有他一个人,哈利问过他缘由,汤姆的回答则是他们都是自愿搬走的,哈利对此保留质疑。

  

  偶尔两人也会做某些恋人间才会做的事,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在睡觉——就算谈恋爱也不能耽误早起上课。

  

  一个星期后哈利突然被叫去了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正在等他,哈利因为自己近来长期串宿舍而紧张不已,尤其是对上校长那双仿佛洞穿了一切的眼睛时他就更慌了。

  

  邓布利多请他坐下,面容是老人特有的和蔼可亲,半月形眼镜下的双眼笑眯眯的,“不用紧张,哈利,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你知道的,老人都喜欢和活泼有朝气的年轻人说说话,好让自己的心别太早进棺材。”

  

  哈利鼓足勇气问:“教授,你想知道什么?”

  

  “关于你的男朋友——我想打听一下汤姆的近况,比如感情、学习状况还有他毕业后的打算,但这种事我不方便直接问他本人,因为那孩子总是很敌视我,所以我想试试你这边。”

  

  听到感情这个词时哈利的脸红了一下,立刻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抱歉教授,我不应该去斯莱特林的长桌上吃饭……也不该私自去他的寝室,我之后会好好和汤姆谈谈的,很抱歉影响了其他人的日常生活。”

  

  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你每晚都去他床上?”

  

  哈利:“……您不是知道了这事才叫我来的吗?”

  

  两人间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邓布利多咳了一声:“即便是年轻人也不能纵欲过度,哈利,哪怕是为了你下个月的魁地奇比赛——”

  

  极度的社死已经把哈利的脸烧成格兰芬多的颜色,他不得不用脚勾住椅子腿才能防止身体夺门而逃,在羞耻心的折磨下哈利迅速出卖了自己的男朋友,“不是的教授,这是汤姆的提议和我真的没关系,是他说没有我就彻夜难眠梅林啊他就像个缺爱的孩子我拒绝不了他就连我也在三岁后和父母分房睡了汤姆真的像只章鱼一样成天粘着我不放当然这一点我也很喜欢尤其是我们在密室第一次见面他有时候比女生还要性感在床上的时候……”

  

  说到最后哈利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语速快到那些话根本没经过大脑就往外蹦,把平日无从发泄的吐槽欲全都释放了出来(两个好友禁止他当他们的面撒狗粮),邓布利多拿出难得一见的专注神态,明显正对哈利的牢骚洗耳恭听。

  

  十分钟后哈利终于成功合上了自己的嘴,在被送出办公室时,老人的脸上还挂着十分微妙的笑。

  

  哈利决定让这段社死和他一起进波特家祖坟。

  

  

  哈利收到了小天狼星的信,不知道是谁向他的父母告发了这段恋情,反正现在连他的教父也知道了。

  

  小天狼星在信上地提出想和他的男朋友见一面,地点约在猪头酒吧,但信中遣词用句之委婉,称呼之亲切,还有那句莫名其妙的“哈利不要离开我们你答应过要和我一起生活”……哈利合理怀疑自己教父此行有诈。

  

  他可能想埋伏杀了汤姆。

  

  啊这个想法确实有点夸张了。

  

  他可能对汤姆有想法。

  

  毕竟小天狼星都单身这么久了,大概率是个gay。

  

  不对啊那他为什么要抢自己男朋友,就因为汤姆又高又帅智商还高吗?

  

  哈利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他写了封回信,以学业繁忙为由拒绝了这次会面。

  

  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三天后,霍格沃兹凭空出现了一只大黑狗。

  

  哈利心情复杂地被阿尼马格斯形态的教父扑倒,汤姆去拉他,结果被一个狗爪拍翻在地。

  

  哈利在心中长舒一口气,划掉了“情敌”这个选项。

  

  然后小天狼星就被乱入的斯内普拎起后颈迅速带走。

  

  大狗惨兮兮地哀嚎,哈利选择视而不见。

  

  背后的汤姆收回魔杖。

  

  

  他坐在庭院前的石阶上,那里阳光正好,微风徐徐,他的腿上摊着本书正聚精会神地阅读着,手指摩挲着书页的纹路,佩戴的黑宝石戒指在光下折射出暗色的光泽,周围嘈杂的人声没有丝毫干扰到他。

  

  他掀过一页。

  

  有人发出惊呼。

  

  哈利骑着飞天扫帚从半空中俯冲下来,然后悬空停在他身边。

  

  他合上书,对上哈利亮晶晶的绿眸,“你不是今天下午训练吗?”

  

  哈利向他伸出一只手,“上来,汤姆。”

  

  于是阴差阳错的,他搭上了手,然后身体被安置在飞天扫帚上,哈利控制着扫帚一飞冲天,他从后面抱住哈利的腰,感觉风从自己的脸边呼啸而过。

  

  他们越过塔楼,穿过草坪,掠过湖面,他把脸贴在哈利温热的后背,心中迸发的感情几乎要将他撕裂。

  

  汤姆·里德尔抽出魔杖,把它抵在哈利的脖颈上。

  

  

  “你们怎么能这样置哈利的安危于不顾?!邓布利多,就为了你那所谓的计划……”

  

  “不要焦急,西里斯,我们要相信……”

  

  

  哈利回头看自家男友被吹得乱糟糟的头发,“抱歉我这就飞慢点。”

  

  

  两人最后降落在魁地奇球场上,格兰芬多的队员们停下训练,脸上挂着难以言喻的表情。

  

  罗恩最先开口,直接道出众人的心声:“哥们儿,你确定想让我们在一个斯莱特林的眼皮子底下训练新战术?”

  

  哈利的态度十分诚恳:“没关系汤姆根本不懂魁地奇,你们不用管他。”

  

  “可是——”

  

  哈利立刻捂住汤姆的眼睛。

  

  众人:“……”

  

  玛德恋爱脑。

  

  两人又成功亲亲密密一整天。

  

  

  上魔法史时哈利在宾斯教授乏味的声调里昏昏欲睡,不只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在补觉,除了汤姆和赫敏——赫敏一如既往地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汤姆则在把玩哈利的头发。

  

  然后毫无征兆地,哈利一个激灵清醒了起来,像是做了噩梦。他看向汤姆,“你有没有听到刚才宾斯教授说……”

  

  话语戛然而止,汤姆温柔的黑色眼眸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在等待下文。

  

  他突然感到无法呼吸,连心脏都要停止跳动,寒意在哈利全身每一个毛孔穿梭——他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深重的危机感。

  

  哈利挠了挠自己的乱发,“不,只是梦而已。”

  

  

  下课后他一个人去找了赫敏,这几天赫敏正处于和罗恩冷战阶段,情绪很低落,哈利小心翼翼地假装自己没有注意到这点,还是用平常的语气和她说话,“赫敏,刚才宾斯教授讲的魂器是指什么?”

  

  赫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魂器’?上节课的内容是1689年巫师国际保密法的签订,‘魂器’是你在梦里学到的?”

  

  “不,那个词我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很奇怪,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东西非常重要也非常危险,而且它绝对不能——”哈利停顿了一下,然后轻声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被汤姆·里德尔知道。”

  

  赫敏:“……”

  

  赫敏:“我就知道魔法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爱情。”她激动地拥抱他,“太好了哈利,这样你就能回到我和罗恩身边了,今年圣诞节我们可以一起去陋居!”

  

  哈利推开赫敏,义正言辞地说:“不,我和汤姆约好了这次放假要去我家见家长的,至于魂器,我只是担心它会伤害到他。”

  

  “……绝交吧哈利·波特。”

  

  

  洗干净了的哈利在床单上无聊地滚来滚去,等汤姆完成今天的学习任务后两人再xxoo。

  

  哈利随口一问:“你手上戴的戒指是哪来的?”

  

  那是一枚样式很古朴的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未经打磨,中间有一道锯齿状裂缝的黑宝石,哈利隐约记得这个戒指应该是五年级后才出现在汤姆手上的。

  

  笔尖划过羊皮纸的沙沙声停了下来,坐在桌前的汤姆抬头看向哈利,“这是我母亲的遗物。”

  

  “所以这是她的婚戒?”

  

  “不,这是我外祖父留给她的,我的麻瓜父亲在知道她是个巫师后就抛弃了她。”

  

  哈利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些你从来没和我说过。”

  

  “你没必要知道这些。”汤姆摩挲着手里的戒指,偏过头朝向空白的墙壁,地板上的影子随着烛火微微晃动。哈利看不到他的表情。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会喜欢的,关于我的身世……我是在麻瓜的孤儿院长大的,我的母亲在除夕夜在孤儿院门口生下了我,之后她很快就去世了。”

  

  哈利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至少你的母亲一定是爱着你的,她拼尽全力活着然后把你生了下来。”

  

  “不。”汤姆的喉咙里传来了被压抑着的怒吼,“她根本就不爱我,如果她爱我就不应该把还是婴儿的我留在麻瓜界,更不应该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把我生下来,那个时候麻瓜界还在爆发战争——她从来没考虑过我怎么活下来,那个自私的女人只想早点摆脱我然后一个人解脱。”

  

  “甚至连我的名字也是取自那个抛弃她的麻瓜,她只是把我当成她愚蠢爱情的殉葬品,而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哈利从床上跳下来,环住了自己恋人的脖子。

  

  “从来没有人希望我活下来,孤儿院的女人每天都在盼着我死以节省口粮。她说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是个怪物。”

  

  哈利掰过汤姆的脸,用舌尖舔去他眼角的泪水,又吸吮着他的上唇,把那些苦涩的味道吞进喉咙里。

  

  “不,汤姆,你绝对是霍格沃兹建校以来最为优秀的巫师,你的天资和勤奋所有人有目共睹,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完美的人——对我来说你的生命比任何事物都要重要。”

  

  “你太夸张了,哈利。”

  

  “我没有。”

  

  两人从椅子接吻到地板上,仿佛灵魂也随着肉体融合在了一起,半响后,汤姆从哈利的唇上移开,用戴戒指的手抚上他的脸,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那你愿意为我献出生命吗——为了能让我活下去?”

  

  哈利的回答毫不迟疑:“当然。”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

  

  无数的声音影像化为光点在大脑中漂浮,其中一小部分是近期和汤姆在一起的记忆,但剩下的大多数内容都模糊不清,哈利无论如何都想不起和父母一起生活的各种细节,也想不起自己一到五年级到底是怎么度过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晰。

  

  一个词汇突兀地闯进他的意识里,他明明从未听说过却又觉得十分熟悉,熟悉的程度简直可以被称作是刻骨铭心。

  

  ——伏地魔。

  

  那是谁?

  

  一只魔杖——他自己的冬青木魔杖在空中划了几下,拼出了汤姆·马沃罗·里德尔这个名字,然后再一挥,那些字母便开始自动排列组合,变成了“我是伏地魔”。

  

  “不……”哈利痛苦地捂住头蜷缩起来,那些光点包围了他,再把他整个身体吞没。

  

  “你真是哈利·波特吗?”

  

    “看见他那道伤疤了吗?” 

  

   “哦,是的,哈利·波特,这是我们新来的——鼎鼎大名的人物啊。” 

  

  …………………………

  

      “哈利……把我的身体带回去,带给我的父母……” 

  

  

  不。

  

  不要。

  

  求求你不要让我。

  

  无论他怎么祈求,那些悲伤的记忆也不肯放过他,他的意识在黑暗中仿徨坠落,再逐渐消散。

  

  突然间,他听到邓布利多的声音在呼唤他。

  

  

  哈利睁开眼睛。

  

  他被绑在一根石柱上,周围阴冷而潮湿,像是常年未被阳光照射,被雕刻出的巨蛇缠绕着石柱盘旋而上看不到尽头,在他不远处是一个与房间同高的巫师雕像。

  

  他记得这个地方。

  

  这里是斯莱特林的密室。

  

  汤姆从雕像的另一面走了过来,他的脚边是扭动着笨重身躯的蛇怪,它吐出舌头发出咝咝声,而汤姆发出同样的咝咝声来回应它。

  

  不安和兴奋这两种情绪同时攥紧哈利的心脏,他意识到了极其关键的一点。

  

  他已经听不懂蛇语了。

  

  

  被爱这种愚蠢的情感所掌控的这段时间,他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煎熬,魔法让他渴望爱,这种强制性的情感却几乎要逼疯他。

  

  汤姆·里德尔无比深刻地意识到,所谓的“爱”正在吞噬他原有的自我,过去十六年所有的坚持化为乌有,他曾痛恨过关于母亲爱情悲剧,但现在他却走上了她的老路。

  

  长此以往,他将不再是他,他会变得和所有人一样被可笑的情感所困,他会丢失自己的理想与信念,在世间凄惨挣扎几十年然后不为人知地死去。

  

  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无论是死亡还是人的情感,他都会将其征服。

  

  

  “睡得怎么样,哈利?”汤姆换上一副亲切的面容向柱子上的人走去,他的恋人看起来还搞不清楚状况,即便突然被绑到陌生的地方,哈利也严重缺乏危机感,像慵懒的猫一样打了个哈欠,大概还以为这只是情侣间的小情趣。

  

  “汤姆,我好困,我想去床上睡觉,现在已经很晚了吧。”

  

  汤姆笑了笑,“你不好奇这里是哪儿?”

  

  “反正你肯定又是在拿我实验你的新魔法了,”哈利满脸无奈,“这里只是我们大脑的幻境对不对,赶紧让我出去——你明明知道明天早上我们还有斯内普的课要上,他巴不得我迟到然后给格兰芬多扣分。”

  

  “你就这么着急要离开?”

  

  “难不成你还想在这儿干上一炮留个纪念再走?”

  

  “……”

  

  汤姆突然把视线转向了别处,好像那里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东西,沉寂许久后,他对哈利说:“你会死在这里。”

  

  哈利不解,哈利歪头,哈利直接把头歪到九十度。

  

  “为什么?”

  

  “因为我要杀了你,你会成为我制作魂器的祭品。”

  

  “只有杀人时巫师的灵魂才能分裂,而我会在那时把分裂出的那片灵魂封存到其他容器里,魂器不灭,我就是死亡的主人。”汤姆把右手的戒指展示给他看,“这枚戒指是斯莱特林的宝物,勉强可以用来储存我的灵魂,你觉得怎么样?”

  

  哈利看上去终于察觉到了自身形势的危急,他开始尝试解除绳子的束缚,大声质问:“里德尔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答应过我的,说愿意为我献出生命,”汤姆抬高手臂,杖尖指向哈利,“停下无谓的挣扎吧,你逃不出这里的。”

  

  他现在手里拿的并不是自己的紫衫木魔杖,而是从翻倒巷买来的二手魔杖,这样一来无论他接下来使用什么样的魔法,事后都不会被人追查到。

  

  “放心吧哈利,死亡很快就会过去的,就像曾经死在我脚下的那几个麻瓜一样……”汤姆的眼底聚集起杀意,“我会永远记得你为我的永生做出的贡献。”

  

  但当他马上就要发射死咒时,哈利却出乎他的意料用无杖魔法解开了绳子,然后敏捷地与他拉开距离躲在了另一根石柱后面。

  

  他饶有兴致地挑眉,“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这么擅长逃命?真是让我惊喜不已。”

  

  蛇怪想要过去帮他追捕逃跑的猎物,他用蛇语制止了它,然后自己缓缓向哈利的位置走去。

  

  “为什么是我?”

  

  汤姆停下脚步。

  

  “为什么偏偏要选择牺牲我来达成你的目的?明明学校里你还有那么多人可以下手。”

  

  “……你已经不再爱我了,是吗汤姆?”

  

  最后一句话带着明显的哭腔,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我生来就不会爱,哪怕是魔法也不能改变这点,我从未真正爱过你,你在我眼里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但是你爱着我,哈利,即便是为我而死你也会高兴的对吗?”

  

  

  ——他从未爱上过哈利。

  ——这就是真相。

  他坚信着这一点。

  

  

  哈利没有再追问他,而是主动从石柱后面走了出来,”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试着杀了我。”他说。

  

  他一半的面容被遮挡在阴影里,但那双眼睛依旧熠熠生辉,只是此时里面满是悲痛与决绝。

  

  汤姆发现自己无法把目光从那双眼睛上移开。

  

  在咒语发射的那一刻,他心中蛰伏已久的某种感情突然爆发,嘶吼着制止了他。

  

  汤姆猛地移开魔杖,射出的绿光击中了旁边的石柱,而哈利毫发无伤,绿眸中依旧焕发着生命的光芒——如此美丽,如此迷人。这是他决不能摧毁的存在。

  

  他从未如此深切地意识到这一点。

  

  

  哈利注视着伏地魔,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半分。

  

  在索命咒射偏后,他抓住这个时机用无声的缴械咒夺下魔杖,然后指向了伏地魔。

  

  “永别了,汤姆。”

  

  

  严格的来说,哈利,你并不能算是伏地魔的魂器,你只是起到了魂器保存灵魂的作用,那天杀戮咒反弹时他的灵魂分裂,有一片灵魂附着到你的身上,但并没有经过施加咒语进行封存,所以,它其实是有办法剥离的。

  

  …………………………

  

  这个魔法可以通过灵魂链接把你和伏地魔的灵魂困在同一个虚拟空间里,由于魔法的作用,在那里你会和伏地魔忘记现实里所有的事情,甚至你们会彼此相爱。

  

  只有当伏地魔爱上你时,他才有可能把你当做是一个独立且与他平等的存在,你作为哈利·波特的概念会被无限放大,在此过程中身为伏地魔一部分的魂片会慢慢排斥你的存在,再被吸附到它原来的主人身上,最后就到了最关键的一点,你要赶在伏地魔恢复记忆之前,在他尚未对你警惕防范时,把他杀死。

  

  我会在这段时间把所有的魂器找齐并销毁,只要你的任务成功,伏地魔就再无半点复活的可能。

  

  哈利,这个梦会强行把你的记忆扭曲,你必须回忆起自己的身份和任务,然后杀死伏地魔。

  

  哈利,如果计划成功的话你就不再是伏地魔的魂器,也不需要牺牲自己的性命才能杀死他。你还可以拯救更多无辜的人。

  

  哈利,我们相信你,你一定会成功的。

  

  

  ——我知道你说的不过只是谎言,汤姆。

  

  ——因为你的灵魂碎片已经回到了自己身上。

  

  

  杖尖颤抖着,但它始终都没有偏离自己的目标。

  

  “阿瓦达索命。”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又恢复了意识,哈利感觉自己的灵魂被轻柔地托起,然后落在一个温暖的地方。

  

  哈利听到了许多人的低语声,脚步声,打呼声还有校长室里特有的银器喷气声,空气里有股水果馅饼的味道。

  

  他静静地躺在原处感受着这一切,几十秒后哈利睁开了眼睛。

  

  坐在床前的人立刻发出尖叫站了起来,是罗恩和赫敏,他注意到他们牵着的手忘了松开。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小天狼星,卢平,唐克斯,韦斯莱一家……连墙上的画像们都睁开了眼睛,他们叫着他的名字,紧张不安地看着他。

  

  邓布利多走了过来,人们为他让开一条路。

  

  老人的眼下蒙着一层淡淡的乌青,高大的身躯似乎也因连日的劳累变得有些佝偻,邓布利多俯下身子,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你回来了,哈利。”

  

  “是的教授,”哈利说,“是我们赢了。”

  

  

  end.

  

  其实我原本只是想写篇沙雕甜文来着,但写着写着剧情就变得奇怪了起来,直接我刀我自己……彩蛋里是原本走沙雕路线的密室剧情

评论(9)

热度(181)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